百年飘摇 如今只在记忆中

©原创   2019-11-29 16:53  

初冬的岭南,气温开始下降。微凉北风并没有阻挡人们散步的热情,北江大堤三水西南武庙段,仍有不少市民步行、遛狗。大堤下有一片水泥空地,这里曾是西南渡口所在地。

西南渡口曾是广东省内最大的乡镇渡口,年渡运量高达170万人次,在三水大桥未通之前,更是人满为患的交通枢纽。2012年9月24日19:30,三水西南渡口“送走”最后一班渡船。25日零时,193岁的西南渡口正式撤销,结束百年渡人使命。

年渡运170万人次

西南渡口,始建于1819年,到2012年停运时,已是193岁高龄。长久以来,它作为三水重要的交通枢纽,早已融入三水人的生活,人们对它熟悉,出行也依赖于它,围绕着西南渡口,有了西南武庙,以及曾经最为繁华的“筷子街”——中山路和人民路。

三水文史专家植伟森说,上个世纪90年代以前,三水大桥未建,到西南渡口乘坐渡船是唯一的渡江方式。如今,乘坐渡船往返于西南城区和南岸,仍是不少市民的重要出行方式。据了解,西南渡口撤销前年渡运量达170万人次,以其庞大的运载量成为广东省内最大内河乡镇渡口。

原三水县交通局局长黄锦洪回忆说,以前西南渡口常常排起长队候船,因为乘船人数太多,有要紧事需要过江,都要提前去排队。而西南渡口曾经还有开往广州、广西梧州的客船,红火一时。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后,车辆多了起来,没有桥,汽车渡口就必不可少。1986年7月,西南镇在沙头北江边建成肄江车辆渡口。沙头汽车渡口和西南渡口距离1公里左右。

 北江大堤下有一片水泥空地,这里曾是西南渡口所在地。

乘坐渡船过江,对于绝大部分乘客而言,是一种出行方式,而对于记者这样并非生长于水乡的人来讲,更多的是一种体验。踏入船舱,就可明显感受到船舶的摇晃,当风起时,浪打过来,船舶更是一阵晃荡。

在船长和撑船者的默契配合下,渡船开始又一次的航行。船舶先顺流而下,至西南水闸附近,然后开始横渡。西南渡口所在的水域是黄金水道,大型船舶较多,渡船每次航行都要避开大船。由于船舶没有刹车系统,所以提前瞭望,控制船速十分关键。不到10分钟,船就安全靠岸了。

“说不出再见”

乘坐渡船对记者而言是体验,而在渡船上工作,对于从业者而言则是一种生存方式,更是一种生活状态。这些从业人员基本上是原来的渔民,一辈子都漂在水上。漂在水上的日子是苦的,收入不高,生活环境差;漂在水上的日子也有甜味,每当夜晚停航后,辛劳了一天的船员,吹着凉爽的江风,邀二三好友,喝啤酒、食河鲜,不亦乐乎。

粤渡3024渡船船长伦金全是一位老船长,曾以为这样的渡运生活会陪伴他的一生。2012年的一纸决定改变了他的生活,当时因为安全问题,有关部门决定关停西南渡口。那一年62岁的老伦结束了自己36年漂在水上的生活。

“快点,还有1分钟!最后一班啦!”时间回到2012年9月24日,当天19:30,伦金全迎着凉风,斜立船头,借着昏黄的灯光,眯起眼定定地盯着手机屏上跳动的时钟。“开完这班船,就真的收工了。”

 西南渡口关停后,有市民选择距离西南渡口1公里外的西南公路渡口过河。

百年飘摇江湖梦,对很多三水人来说,193岁的西南渡口不仅仅是一个交通站点,更是一个记忆站。西南航渡已经超越交通方式,更有水乡人割不断的渡口情结。2012年9月24日晚上7时半,家在南岸村的张国涛特意骑着摩托车赶几公里路,来到渡口搭坐从南岸驶往西南的最后一班船。“赶不上最早的,一定要搭上最后一班。”张国涛说,从4岁左右就开始乘渡船去西南城区,这里承载了他太多的记忆,即使要多绕5公里路,也要见证最后一班航船。老西南人李东是一位摄影爱好者,他和一群老友拿着单反相机用整整一下午的时间,留下西南渡口最后的影像。

如今,西南渡口百年飘摇终成梦,那些日子都已远去,只停留在老三水人的集体记忆中。

西南公路渡口继承渡河功能

西南渡口关停后,客源得以分流,一部分市民选择搭乘公交,经过三水大桥过河,也有市民选择距离西南渡口1公里外的西南公路渡口。

昨天早上7时半,市民李茵骑着电动车,赶到西南公路渡口。此时,她已送完小孩上学,她要搭乘渡船,过去河对岸的南岸上班。“我们公司距离南岸渡口不远,骑车10分钟左右就到了。”每天早上,从西南公路渡口搭乘渡船过河,成为了她每天的“功课”。说话间,上船几分钟后,渡船就安全抵达河对岸的南岸,单车和电动车每次3元,行人每人每次1元,一辆小车每次收费10元。

据渡口方面统计,该渡口每个月渡运的小车约1.2万辆,日均400辆,而摩托车和单车每月分别约5000辆和9000辆,乘客每月则高达6万人次。每天都有很多市民像李茵一样,通过渡船来往于三水城区与南岸之间,这种交通方式已经成为“李茵”们生活的一部分。

西南公路渡口于1986年7月开渡运营,该渡口地处北江东平水道老沙尾河段(旧塘九线),河面宽1000米,是连接西南城区和南岸片区的重要通道,平时起着对国道321、324线和省道269线的车辆分流作用,为金本、白坭、丹灶、西樵等地就近过往车辆、人员提供方便,对促进本地及相邻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都有较大作用。

“渡口曾经威水了好多年!”西南渡口所副所长陆炎财从渡口运营开始,一直在这里工作,从普通员工到管理者。渡口开始运营的两三年,运输量不大,但到了1989年左右,车辆数量井喷。“每天下午3时左右开始,就排起长长的车龙,等候渡河。”陆炎财说,当时三水大桥还没有建,该渡口是汽车过河的唯一选择,车龙经常排到沙头铁路边,长达数公里

1995年底,横跨北江的三水大桥建成通车,西南公路渡口火爆的场景戛然而止。三水大桥通车后,西南公路渡口车龙延绵数公里的情况再也不存在了,渡口工作人员减少了,渡车船也减少了。

原标题:西南渡口曾是省内最大的乡镇渡口

百年飘摇 如今只在记忆中

来源|佛山日报

文|记者宾水林 

图|记者洪海

编辑|何欣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