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来了指导员 三水乡村“一不小心”成了“网红”

©原创   2019-10-09 15:06  

每次见到李棠光,都会被他的笑容感染。当有人问起村里的变化,这个憨厚的农民虽不善表达,但言语间充满了自豪。他说,他们村来了个工程师,村里的乡村振兴项目有他打理,很放心。

李棠光口中的“工程师”,是指乡村振兴指导员何国华。一连数月的周末,何国华雷打不动地出现在沙围村,盯紧每一个项目进度。最近,他完成了一个花架长廊的搭建。他说,种上花后,这个田埂上的长廊将成为西江农业园(沙围核心区)上最美的点缀。

今年5月,三水向全区52个涉农村居派出乡村振兴指导员。在瓜果飘香的田间地头,在热火朝天的乡村建设现场,在城乡之间的路途上,人们都能看到乡村振兴指导员的身影。他们撸起袖子、深入农村,脚沾泥土、挥汗如雨,为推动乡村振兴仆仆奔走。

数月过去了,这个扎根基层一线的群体给乡村带来了什么变化?他们在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作为全省乡村振兴综合改革唯一的县区级试点,三水这一制度设计有何积极意义?

热闹的乡村:

“一不小心”成了“网红”

“哇,这片花田太美了!”“最近很多人到我们村的花田来打卡呢,路边停满了小汽车。”近日,位于三水区白坭镇沙围村的七彩花田刷屏三水人的朋友圈,吸引了广州、肇庆、珠海等周边地区的游客前来赏花。这片60亩的花田不仅提升了乡村生活品位,还为乡村带来了人气、注入了产业发展动能。

9月23日是“中国农民丰收节”。当天,沙围村村民小组长李棠光特意穿上白衬衫和西裤,参加白坭在沙围村举办的庆祝丰收节活动。看着游客在花田上漫步、拍照、弹古筝,李棠光黝黑的脸上笑开了花。

 国庆假期,白坭镇沙围村的七彩花田上,硫华菊、向日葵等竞相绽放,吸引了广州、肇庆、珠海等周边地区游客前来赏花。

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让沙围村从一条默默无名的村庄成为了“网红村”。农田上搭起了佛山首批蔬菜种植加强型设施大棚,一应俱全的自动化生产设备引得观光团、研学团、媒体采风团频频点赞。洁净宽阔的巷道,“小而美”的村史馆,“渔樵耕读”情景雕塑,面积达1200平方米的沙围大楼,即将开放的“七彩花田晒乐营”农旅庄园,建设中的沙围村十三姓广场、西江美食街,沙围村蓬勃崛起。

“这么多人来我们村,几威水(了不起)!”沙围村村民苏伯告诉记者,以前很多人都抱有“农村有必要搞得这么漂亮吗?”的想法,也对“能做出多少成效”存疑,不太理解和支持。如今,乡村的变化就在家门口,村民能感受到实实在在的成效和益处。越来越多人回到村中居住,在外工作或定居的村民也主动配合环境整治、项目建设等事宜。

三水乡村并不缺乏这样的振兴景象。在成为全省乡村振兴综合改革试点的一年来里,三水不仅打造了“示范镇”白坭以及一片亮点集中的示范区域,五大振兴也陆续落地开花,并以“三片联动、百村共建”全域高品质推进乡村振兴。

 白坭镇沙围村西江蔬菜世界现代农业园蔬菜种植大棚已投入使用。

从芦苞镇长岐村口步入,池塘上的亲水栈道已见雏形,将被改造成民宿的古屋群外墙搭起了脚手架和安全网,村道绿化、景观提升、非遗文化体验基地等一系列公共配套设施工程紧锣密鼓施工中。以乐平禾安村为起点,总长4.8公里的礼运路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从无到有,建成了路基,成为乐平乡村振兴空间布局中串联“两片四段24节点”的发展轴线。

“每一个乡村振兴项目的落地,既带来了乡村面貌的更新,也反映了村干部和村民观念在转变。”负责长岐村全面工作的独树岗村委会党委副书记卢健朋感叹道。

西南街道木棉村、白坭镇中社村、乐平镇范湖村,在全区率先开始了乡村产业发展新模式的探索。多功能复合型体验休闲式生态园、高值葡萄园、集约利用塘基发展立体化种养,村民开始接纳更多新鲜事物和新元素进入乡村。

从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探索产业振兴路径乃至整体规划发展,从乡村“换新颜”到思想转变,以点带面、由表及里,三水俨然一片乡村振兴的热土。

蜕变的密码:

村里来了指导员

是什么力量,在三水这片热土上加速推动着乡村变化的发生?

何国华,是白坭镇农业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今年5月,他多了一个特殊身份——派驻白坭富景社区的乡村振兴指导员,村民和村干部亲切地称其为“工程师”。主动放弃周末休息时间,发挥专业技术优势,何国华不断推动沙围村的乡村振兴蓝图一步步变为现实。

在三水,每一个涉农村居都有自己的乡村振兴指导员。他们是来自三水各机关单位的精干人员。三水区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区乡村振兴办副主任何永坤介绍,乡村振兴指导员是政策宣传者、信息收集者、问题反映者、工作推动者,承担着向下传达、向上反馈的桥梁纽带作用。他们在乡村振兴最前端,用一点一滴的努力,凝聚成振兴之势。

 西南街道木棉村“黄竹坑田美时光”部分项目已对外开放。

“刚开始以为很容易,照着政策执行就行了,没想到会碰到这么多困难。”尽管有着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由芦苞镇安监局派驻到独树岗村、重点负责长岐村片区项目的乡村振兴指导员何逊也曾因个别村民阻挠施工、项目推进受阻而失眠。

“上面有压力,村民又有各种意见,怎么调和?”何逊道,“肯定不能硬压下去。”

在中国,几千年来自给自足和相对封闭的小农经济,使得传统农村形成了强烈的本地意识和明显的“羊群效应”,并且安于现状,思想观念稳固。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何逊发现问题的症结所在,是思想观念的转变。而要建立村民的信任感,首先要和村民打成一片。

为此,何逊一改以往“衬衣+西裤”的打扮,换上休闲装,常在村里转悠、跟村民拉家常,并向本村干部了解持反对意见的主要村民的家庭情况、品性习惯,通过递根烟打开话匣子的小细节,循循善诱,带他们看项目进度、请他们提意见。在闲谈中、在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时,何逊都注意收集并尽可能吸纳村民的合理意见。光是公厕的改造设计,就曾数易其稿才最终敲定。日复一日的坚持下,何逊成了村里的“熟面孔”,赞同的声音越来越多,就连曾强烈反对并一度破坏工程的村民,也成为了积极支持者。

“仅凭一己之力,很难打开局面,更别说开展工作了。”何逊说,在此过程中,独树岗村委会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和帮助。初来乍到不熟悉村情民情,村委会干部会耐心给他讲解,并将做通村民思想工作的任务分派下去,积极配合;村委会设置了常态化议事机制,每周至少开两次会,与何逊商议解决问题。一些村民小组长本身有自己的生意或事务,平时比较忙,但只要召集开会,马上放下手头工作赶来参加。

“当1年乡村振兴指导员,相当于在办公室干3年。”何逊感叹,乡村振兴指导员不只是“指导”,而是要边学边干,撸起袖子、卷起裤腿深入到农村的田间地头,才能有效解决实际问题。

曾经苦恼,但不言放弃;深知不易,仍迎难而上。这是乡村振兴指导员必须具备的素质和心态,也是推动乡村振兴工作的一种职业精神。

在三水的乡村振兴指导员中,既有专业技术人才,也有拥有丰富基层工作经验、为乡村带来新思维的基层干部,以及初到基层、为乡村注入发展新活力的90后等。他们站在乡村振兴的最前线,各尽所能、各司其职,确保决策执行的准确性、有效性,充当着农村经济社会发展和美丽乡村建设的“人才发动机”。

潜在的深意:

让村民主动去改变

当黎建康怀着一腔热血来到芦苞四联村,这位“90后”乡村振兴指导员却碰了壁:四联村整体环境卫生堪忧,但大部分人却认为农村人居环境整治既劳民伤财也无法持久,有的村长以各种借口推脱,更不愿主动做好村民的思想工作。

为了不让四联村拖后腿,黎建康联合村委会干部,花了3周时间走遍下辖23条自然村,边摸查统计存在问题,边宣传解读政策文件,动员各村开展“三清三拆三整治”。直至其中一个村民小组在6月通过镇级验收并获得奖补资金,看到了实效和实惠,村民和村干部的观念才开始转变,主动配合开展工作。

黎建康的经历,折射出乡村振兴工作中一个普遍的现状:由于没有资源、对政策不理解、对外面的情况不了解等原因,很多村民和村干部不愿意去做这件事。实际上,光靠村民和村干部,要实现乡村振兴是非常困难的。而且很多时候,他们是被推着往前走的。只有当思想、意识、观念转变过来,与时代发展相适应,他们才有可能成为乡村振兴的生力军。

 乡村振兴指导员何逊(中)在长岐村了解竹梦长岐建设进度。

因此,三水从七个镇街中选派乡村振兴指导员进驻全区52个涉农村居,实现全域全覆盖,建立起区、镇街、村居三级工作力量体系。指导员每周到村开展工作的时间不少于一天,派驻期限至2021年6月底,原则上不能轮换,以保持工作的连续性。

乡村振兴是一个宏大的战略,在实施过程中涉及方方面面的制度、政策、措施和要求。当上层设计准确、全面、及时地传达到村居、村民,乡村振兴工作才能顺利推动; 乡村振兴工作中存在的共性问题,需要一个畅通的渠道,为制度、机制、政策的制定和出台提供民情民意信息参考,避免出现工作脱节、落实走样的问题;把更多符合发展需要的资源导流、链接、整合到乡村中去,让新思想、新观念在田间地头传播开去,才会有更多主动的改变。

在三水的乡村振兴顶层设计中,乡村振兴指导员肩负着打通乡村振兴工作“最后一公里”的使命。

从三水乡村如火如荼、你追我赶地推动“五大振兴”落地开花的态势以及与日俱进的乡村风貌来看,乡村振兴指导员作为“星星之火”,正兴起“燎原”之势。从实施效果来看,比起坐在办公室的干部,乡村振兴指导员接触农村的时间更长,解决问题的经验更丰富,更多实招也更能出成果,为下一步工作的开展提供了强大的智力支撑,逐步成长为乡村人才振兴的有生力量。

区乡村振兴办相关负责人透露,接下来,三水将继续深化乡村振兴指导员的作用,把他们培养成为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对内,他们能在推动乡村振兴上大有作为;对外,他们能成为三水乡村振兴经验的传播者、推广者。

随着沙围村“全域振兴布局”走上轨道,何国华开始将部分精力转移到附近的西岸村和东坦村,着手开展护栏改造、绿道铺设、三线埋地等基础设施提升工程。用脚步丈量着乡村,用头脑改变着乡村,乡村振兴指导员在希望的田野上续写着乡村振兴的动人故事。

原标题:村里来了指导员

五个月前,三水向全区52个村居派出乡村振兴指导员,作为全省乡村振兴综合改革唯一的县区级试点,三水这一制度设计有何深意?

来源|佛山日报

文|记者梁欣莹 

图|记者洪海

编辑|何欣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