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41% ,防控形势较为严峻

©原创   2019-09-12 10:26  

核心提示:

根据2018年相关调查结果显示佛山市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41%,防控形势较为严峻

禅城市民梁女士平日忙于工作,将2岁多的孩子交由家婆照顾。但孩子一哭闹,家婆就让他玩手机,这令梁女士很担忧。她说:“经常玩电子产品,很担心孩子在幼儿时期视力下降。”

梁女士的担忧不无道理。根据2018年相关调查结果显示,佛山市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41%,防控形势较为严峻。

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已刻不容缓。在今年召开的佛山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市人大代表张先楠领衔提出的《关于建立佛山市青少年近视眼防控体系的议案》被大会主席团确定为重点议案,并转交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办理。

市政府对此高度重视,佛山市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列入今年市十件民生实事之一,并细化具体的工作目标和任务予以督促推进。

近日,市人大常委会针对这项重点议案组织视察和督办,了解议案办理进展情况,凝聚人大代表、政府部门、专家、学校、家长等各方力量,共同呵护好孩子的心灵“窗口”。

“小眼镜”越来越多 

年龄越来越小

世界卫生组织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我国青少年近视率居世界第一。去年7月,教育部发布的我国首份《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也显示,仅在四年级、八年级学生中,视力不良检出率就分别达36.5%和65.3%,其中八年级学生重度不良比例超过30%。学生视力不良问题突出。

这组数据引起了市人大代表、顺德区大良明熙眼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张先楠的关注。在接诊病人和视察调研的时候,她发现中小学校的“小眼镜”越来越多,年龄越来越小。

张先楠对此深感担忧,“孩子的视力问题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控制,未来学习相关专业、从事相关职业的人就会越来越少,甚至会面临‘后继无人’的窘境。”

去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指出,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这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必须高度重视,不能任其发展。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方案指出,到2023年,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5个百分点以上,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

在张先楠看来,这次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再次充分说明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已经到了全社会必须高度重视的地步。张先楠立即联合其他九名市人大代表就儿童青少年近视问题开展深入调查研究,并形成《关于建立佛山市儿童青少年近视眼防控体系的议案》(下称《议案》),提交给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

“关注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问题,就是关注祖国的未来。”张先楠等市人大代表希望通过这份《议案》,呼吁全社全一起行动起来,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

这份3500多字的《议案》,深入分析我市当前儿童青少年的近视情况、防控工作存在的问题并提出解决建议。《议案》 以顺德区为例,指出从每年顺德区高考体检的高中生眼科体检数据来看,重点中学有85%以上学生患有近视。

根据2018年全市儿童青少年近视抽样调查结果,我市儿童青少年近视流行特征和全省、全国情况相似:我市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2.4%,比全省高1.1个百分点,比全国低1.2个百分点。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我市低年龄组幼儿近视率偏高,学生近视率随学段和年级升高而上升的趋势明显。全市5.5~6岁组幼儿的近视率偏高,6~18岁组近视率随年龄增加而逐渐升高。由此可见,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迫在眉睫。

电子产品成“帮凶”

存在重治疗轻预防误区

“爸爸,我在课堂上已经弄懂老师所讲的知识点,我不想再去参加课外补习班,因为我的眼睛已经感到很疲劳了,而且在近期学校体检时,我的视力有明显下降。”佛山市第十一中学家长代表蓝东华曾提议让自家孩子上补习班,但遭到孩子拒绝。蓝东华考虑到孩子每天晚上已花费较长时间来做作业,感到孩子确实每天都比较疲劳,只好接受了孩子的想法。

从蓝东华孩子的事例中,反映出近年来我市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之一。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监测数据显示,我国学生近视相关危害因素广泛存在,主要体现为户外活动时间不足、睡眠时间不达标、课后作业时间和持续近距离用眼时间过长、不科学使用电子产品等原因。

当前中国儿童青少年的电子产品接触率过高。许多家长把手机、平板电脑当作“电子保姆”。在学校,老师把电子产品当成“电子老师”,当前许多作业的布置和作业的完成都需要在手机上进行,孩子的很多时间都被电子产品“绑架”。

《议案》建议,应禁止学校、老师布置学生作业时采用电子作业代替纸质作业。佛山市第九小学家长代表全春婷则认为,应该加强引导和监管,让学生更科学地运用电子产品,而不是滥用或禁用的“一刀切”。

“如果家长重视孩子的教育,也应重视孩子的健康。”全春婷说,预防青少年近视,关键在于提高家长的素质,建议有关部门加强儿童青少年预防近视科普知识的宣传力度,提高家长的认知和能力。同时结合正反面案例,强化宣传预防近视的重要性。

全春婷所言,恰恰反映了目前儿童青少年近视存在重治疗、轻预防的突出问题。《议案》指出,近视并不是一朝一夕“突然”发生的。大多数家长之所以对孩子的近视“后知后觉”,主要是误信验光配镜是小事,没有定期带孩子去做视力检查的意识,以至于无法早期发现孩子的视力问题。

“学生的近视度数逐年提高。来医院检查的学生,我们都建议他们半年复查一次,建立病历档案,让他们关注病情发展态势。”佛山市第一人民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陈玉冰建议,政府职能部门和学校应该加强建立学生健康数据档案,并加强指导和培训校医,提高他们防控工作的责任感和使命感。

佛山市卫生健康局负责人指出,佛山市部分学校教学环境和设施设备不符合国家卫生标准,不能满足近视预防的要求。佛山市第三中学校长佘光辉早已关注到该问题。他建议,各学校要建立定期检修教室灯具的机制,及时更换不符合相关要求的灯具。

经过最近连续三天的视察和督办,张先楠也发现,部分学校存在对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重视程度还不够高、设施设备投入力度不够大等问题。她建议,各级政府要严格落实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责任制,建立健全佛山市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评议考核制度。

各界协力完善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体系

“家长特别容易忽视0~6岁儿童的近视预防问题。”张先楠说,虽然近视不可治愈,也无法逆转,但可以预防和控制,尽量让近视的儿童青少年控制在轻度近视范围。她强调,低度近视只是对生活带来不便,但高度近视容易引发多种并发症。如果不加以控制,到了中老年阶段,高度近视将成为第二大致盲原因。

市人大代表、顺德区胡锦超职业技术学校学前教育专业部部长、艺术团团长柳杨建议,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是一个庞大的系统性工程,需要从源头控制,让防走在前,形成政府、眼科专业机构、学校、家庭和社会共同参与的综合干预模式。

当前,我市各级各部门已全力推进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市政府副秘书长陈锋表示,市政府一直高度重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收到市人大常委会交办的议案后,市政府将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列为市十件民生实事之一。针对本议案提出的近视防控方面的重点问题和建议,市府办要求主、会办单位有的放矢地予以研究解决。

市教育局负责人表示,接下来将加强中小学校医室(卫生保健室)建设,配合医疗卫生疾控部门建立中小学生视力档案,做到早监测、早发现、早预警、早干预。同时,规范儿童青少年用眼习惯。监督学校开足、开齐、上好体育与健康课程,保证中小学生每天校内1小时体育锻炼的时间和质量。结合省近视防控实施方案,市教育局目前正在起草《佛山市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初稿)》,争取今年11月前印发。

市卫生健康局局长王政表示,幼儿定期视力检查尤为重要,市卫生健康局将进一步严格落实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要求,确保0~6岁儿童每年眼保健和视力检查覆盖率达90%以上。同时,加强基层眼科医师、眼保健医生、儿童保健医生(含托幼机构保健医生)培训,提高医疗技术服务水平。

对于已患上近视的儿童青少年,家长非常希望能找到一种快速治疗方法或药物。目前市面上层出不穷的近视眼防治产品,正迎合了家长们的心理。但由于缺乏行业标准、准入门槛低,行业内乱象丛生,近视康复市场亟待规范。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质量监管科副科长徐镜勇表示,将进一步加强市场验光配镜行业和近视康复医疗器械的监管,特别要核实企业是否经营包含“近视治愈”等容易误导的词语的产品,是否夸大、虚假宣传。

陈锋表示,今后市政府将继续把儿童青少年近视综合防控作为政府重点工作内容,统筹协调各有关部门落实国家和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的各项任务,力争达到我市儿童青少年近视率逐年下降的指标。同时通过本重点议案的办理,完善我市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体系,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光明的未来。

原标题: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市人大代表呼吁:共同呵护孩子的心灵“窗口”

来源|佛山日报

文|记者梁建荣 通讯员覃剑、徐丽清

编辑|何欣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