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芋头,吮田螺,煲蜡烛......高明区的中秋温润缱绻

©原创   2019-09-12 09:39  

明天就是中秋佳节,每逢此时,水里新鲜捞上来的菱角,田里刚刚收割的芋头,清水养了一天的田螺,即将在中秋这一天成为挑动高明人味蕾的珍馐。

这只是乡间田头十分常见的食材,只因为是中秋节这一天,高悬苍穹的月亮又大又圆,古人以它比喻阖家团圆的美好愿望,游子亦对它寄托羁旅之思。即使到了今天,抬头望那一弯明月高悬,寄托相思,它的温润与缱绻亦不随时光流逝而褪色。

在高明一带,这片最早可以追溯至晋代便与中原文明发生联系的土地,也在漫长的岁月里衍生了独特的民俗。菱角或许已经无处可采,月饼也不再如童年时代般期待,可是沧江河里摸石螺,包角仔、吃芋团,甚至荷城广场“煲蜡烛”等仍然是触手可及的慰藉乡愁的味道。

吃芋团:

能高兴好几天

粤语中,芋头与“护头”同音,人们便认为吃芋头可以辟邪禳灾,同时对芋头寄以庇佑阖家安康之意。在高明,家中长辈要在中秋这天给孩子做芋头糕或者芋团。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炮制一顿可口的芋头糕或者芋团,大概是生活中最难得、在人们心中也最难忘的美味。因此,在高明本地,中秋节也有人称之为“芋头节”。

今年56岁的梁强波是富湾梁家村人,在他的记忆中,每年中秋前夕,长辈都会炮制一顿美味的芋团。彼时,大人小孩提着竹篮走在田间,将熟透了的芋头挖出。梁强波的父母是炮制芋团的好手,做法也十分考究,先得把芋头刨碎,再用碓舂把芋头碾成芋泥,拌以粘米粉及油盐等佐料搓成团粒炊熟。

到了中秋当晚,一家大小就围着盛满芋团的盘子,蘸上芝麻、葱白美美地吃上一顿。当时物质匮乏,人们吃上一顿芋团,能高兴上好几天。

吮田螺:

最好的下酒菜

“中秋当天,我们这边几乎每家都是中午吃濑粉,晚上吃正餐,饭后赏月,炒田螺是少不了的美味。”高明区明城镇文化站站长廖志明说,在明城,中秋节吃田螺,寓意丰收,且“吃得多则眼清目明”。

这是因为粤语中,螺与“拿”同音,吮田螺,即“向田罗食”,俗话说“无得食,问田罗螺”,中秋夜吃田螺,有丰收之意,代表五谷丰登。

同时,中秋前后,田螺腹内没有小螺,肉质特别肥美。民间又有吃田螺可明目的说法,尤其是在农历八月十五月圆之时,认为吮田螺可使眼睛“明如秋月”。再者,田螺有壳,剥壳食肉为“食心(新)转运”之兆义,以求去邪气、晦气。

不过在明城镇云勇村,靠山吃山的当地人更加青睐质鲜味美的山坑螺。该村村民梁华康每年都会上山摸螺,山坑螺生长在山清水秀无污染的山坑石缝之处,由此造就了它与众不同的肉质和鲜甜。

“炒上一盘山坑螺,这鲜味只有吃过才知道多难忘。”梁华康说,田螺生长在稻田和池塘比较多,旧时农民用牛耙完田之后就有田螺从泥下爬上来,而石螺生长在江河、池塘较多,不同的水质养育了不一样的食材,其中以山坑螺为最佳,田螺次之,石螺又稍逊之。

在粤菜之中,炒最为突出镬气,加上蒜头、青椒、豆豉、韭菜头、紫苏叶、罗勒叶等料头配上调料,炒出的螺肉鲜香嫩滑相当美味。不过,与尾巴又尖又长的山坑螺相比,田螺还是有着它无法替代的地位。在梁华康看来,因为田螺是圆的,有团团圆圆的意思,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有美酒还有田螺作为下酒菜,跟家人一边赏月,一边喝上一杯,一家人最好的情景就在此刻。

“煲蜡烛”:

不复返的童趣

在80后黎绮雯的心里,则有着有关中秋的独特回忆。小时候每到中秋当晚,家人都会带她去拜月光,完了还提着柚皮做的灯笼到荷城广场“煲蜡烛”。

“煲蜡烛”,就是把灯笼中没燃尽的小蜡烛收集起来,放到一个铁皮盒子里再度烧融。这是小孩子玩的小游戏,不过,这也依稀看得到节日氛围的浓厚。

黎绮雯说,那时候的荷城广场可热闹了。大人小孩手中大大小小的灯笼,在广场映照出一片耀眼的光海。记得有一回,她提着跟妈妈一起做的柚皮灯笼去凑热闹,结果遇到了班上的许多小伙伴,就三三五五地结伴去捡蜡烛,最后收集起来,融成大大的一块。

如今,这个游戏已退出了人们的生活。不过,回想起当时的知足和快乐,黎绮雯依然嘴角上扬,“虽然只是闹着玩,但那的确就是我们那代人的中秋记忆。

多彩民俗:

因地制宜各不同

高明区地貌为“六山一水三分田”,东边如富湾一带靠近西江,河网密布,旧时还有采食野生菱角的习俗。而明城以西,则为山区地貌,如更合一带,还有着吃角仔的习惯。

迫于环境生存压力,先民们自然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同时,由于过去交通条件阻隔,这些习惯又逐渐分化、演变,最终造就了民俗习惯“十里不同天”的境况。如“水区”居民普遍吮田螺、石螺,“山区”居民则选择山坑螺;明城一带吃濑粉,更合一带吃角仔,富湾一带则吃芋团。

“高明有‘山区’和‘水区’的划分,能就地取得的食材不同,久而久之,大家过中秋节的习惯也就不一样了。”黄忠发是佛山市方志办的一位研究员,据他考证,高明一带的先民多数是从北方迁入的客籍,他们不仅带来了中原地区先进的生产技术,同时也把生活习俗带到这里。

同时,由于高明区地貌“六山一水三分田”的限制,当地风俗习惯因此走上了不同的演化道路。

目前资料显示,高明最早的开村记录是更合的龙塘村,该村《陆氏族谱》记载:“东汉中平二年(公元185年),始由龙姓和唐姓两位牧羊人在此定居,以姓命名,故取名龙塘村。”也就是说,人们迁入高明的时间至少在东汉时期就开始了。

在民间盛行拜月的唐代,高明亦有罗氏先民落户,故此不妨大胆推测,最早于东汉,最迟于唐朝,高明一地已经有中秋赏月的习俗。

换而言之,两千年的潜移默化,不管是包角仔、吃芋团、还是采菱角、拜月光,这里都有着与古代中原文明千丝万缕的联系。

不管如何时过境迁,纵然是节味淡了、童趣少了、但是抬头望去,我们与远方的亲人,看到的仍是同一轮月亮,这也是绚烂的农耕文化给后人最温情的一抹余光。

原标题:味蕾享受  予乡愁慰藉

来源|佛山日报

文|记者杨立韵

编辑|何欣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