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和石湾陶的岭南面貌

©原创   2018-04-08 09:11  

原标题:粤剧和石湾陶的岭南面貌

粤剧和石湾陶艺同样根植于岭南大地的民间沃土,它们之间有很多文化上的共性,共同体现着岭南文化的精神气韵和地域性格。

和粤剧一样,石湾陶艺有很强的草根平民性和民间世俗性,贴近普通大众的生活,具有亲和力。石湾公仔表达的也是普通百姓的朴素愿望,诸如风调雨顺、出入平安、财源广进、大吉大利等,这里既有商业文化的功利影响,也有百姓注重现世的务实趋向。

民间生活是石湾公仔永恒的主题,这里充满人间烟火的味道,没有帝王将相的威仪和庙堂的阴影,只有凡人的喜怒哀乐,即使是神仙下凡,也绝不端架子,个个亲切友好,面目友善,似是故人来。至于人间生活的种种情态,更是石湾公仔发挥得最活灵活现的地方,诸如抓痒、抠鼻、拍蚊、挖耳皆可入题,通俗生动又十分诙谐和幽默。

这种平民化的视角,也是粤剧中的一个鲜明特色。民众喜爱的传统例戏《郭子仪拜寿》,原本发生在王侯将相身上的故事,却被粤剧表演艺术家们处理成平民化的家庭伦理喜剧,消解了历史人物的庄严性,赋予了岭南民间生活中的独特视角。原来皇帝的家事和普通百姓家事也并无二样,既有难免的家庭矛盾,又充满天伦之乐,洋溢着浓浓亲情。操着民间俚俗语言的皇帝让观众捧腹,父子之间、母子之间、父女之间、夫妻之间的种种,充满喜剧桥段的戏剧冲突,使舞台发散着温情和幽默。虽然各种剧种都有《打金枝》,而粤剧的《郭子仪拜寿》大概是富喜感、最有个性的一出。

幽默、通俗、谐趣,岭南民间文化的这一特质,不止体现在石湾公仔的生动造型中,同样,粤剧也发挥得淋漓尽致。负责插科打诨、诙谐搞笑的丑角在粤剧行当艺术中一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粤剧戏行有“无丑不成戏”之说。粤剧历史中,丑角人才辈出。粤剧五大唱腔流派“白、马、廖、薛、桂”的创始人中,马师曾和薛觉先最初以演丑成名,而廖侠怀更是一代名丑,白驹荣也擅长丑生。以工丑而成为大家的粤剧艺人,不乏其人,诸如文觉非、李海泉等,而马师曾更是将丑角拉到和生、旦平起平坐的位置。粤人诙谐的天性,无不倾注在他们喜爱的艺术中,不管粤剧,还是石湾公仔。

此外,由于石湾公仔皆产自石湾的民窑,故充满活泼的野气,每件作品质感浑厚、刚健豪放、粗犷有力、率真质朴,而本地班的演出,以高亢、嘹亮的弋阳腔和秦腔为声腔底子,以武功见长,大锣大鼓为特色,便是和外江班演出的区别所在,那么豪放、粗犷、有力、质朴、率真等艺术特色用在粤剧上也同样合适。可以说,石湾陶艺和粤剧一样,都同样接通了岭南民间生活的地气,获得强大的生命力和鲜明的草根气质。

粤剧和石湾陶艺一样,具有多元的包容性,一路发展的过程中,能够吸纳和融合各种元素。从瓦脊到案头,石湾陶艺都有着被粤剧影响过的痕迹。比如,石湾公仔人物衣着颜色会借鉴粤剧人物的着装和色彩,粤剧服饰图案丰富,呈现剪纸、广绣的精华,都是石湾公仔借鉴的地方。粤剧表演有高度夸张和提炼的程式化动作来塑造鲜明的人物形象,石湾公仔造型上不是简单地追求形似,而是以高度提炼的手法,夸张写意地表达人物情态,富于动感,而且注重细节的刻画与雕饰,衣纹繁复而流畅,仿佛一个个灵动的舞台瞬间,“妙在似与不似之间”。

这两种看似不同门类的艺术,我们却能找到诸多共性,大概这就是岭南文化的亲切面貌所在。

来源|佛山日报

文|唐燕

编辑|何欣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