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俗活动与古镇民生

©原创   2018-03-11 09:12  

原标题丨民俗活动与古镇民生

古镇佛山一年四季频繁的节庆以及相关的酬神戏轮番上演,可谓弦歌不断,老百姓乐此不疲。特别是神诞规模越来越大,往往“鼓吹数十部,喧腾十余里”,“金鼓震动,艳丽照人”,表面看起来颇为铺张。难怪会引来正统意见的批评:“越人尚鬼,而佛山为甚。今不示之以节,更铺张其事,得谬于坊民范俗之旨欤”。

不过有趣的是,同样代表主流立场的《佛山忠义乡志》在引用了上述观点之后,立即进行反驳:“此拘迂之见,未达乡之事情者也。”同为正统话语系统中的地方志,却表现得相当开通和开明,且还有一点经济学的思维和眼光:“夫乡固市镇也。四方商贾萃于斯,四方之贫民亦萃于斯,挟赀以贾者什一,徒手而求食者则什九也。凡迎神赛祷类,皆商贾之为,或市里之饶者耳,纠铢黍以成庆会,未足云损。而肩贩杂肆藉此为生计,则食神惠者,不知其几矣。”难能可贵的是,这种意见并不拘泥于刻板的教条,而能站在民生这个大的视野上,来考量民俗和乡情的经济学价值。

佛山作为一个工商业市集,聚集了大量从土地上分化出来的工商业从业者,其中小部分是商贾,而大部分则是徒手求食的普通劳动者。丰富多彩的节庆民俗和酬神演戏,很大程度上,带来了特定的消费需求,拉动了诸多相关产业的发展,养活了诸多以此为生计的普通劳动者。

仅以佛山剪纸行业为例,佛山丰富的民俗活动带来了该行业的繁荣。各种迎神赛会、民间祭祀、宗教活动盛行,所需剪纸制品很多,剪纸生产成行成市,明清时候就有30多间作坊,从业人员达到300多人,还建立了自己的行会。道光十年刻本的《佛山忠义乡志》记载:“门神、门钱、金花、通花、条香、灯笼爆竹之属皆终岁仰食于此。”剪纸业的繁荣又带动了其周边行业的发展,据民国《佛山忠义乡志》记载,朱砂年红染纸行有数十家作坊,工人几百人,花红染纸行、杂色染纸行等各行也不例外,而与铜凿剪纸相关的铜箔行,亦有数十家店铺,从业人员达到八九百人。此外,磨花纸行、醮料纸行、金箔行、金花行、锡箔行等各个相关行业,所消化的从业人员都在几百。如此一算,民俗用品中仅剪纸一例,能养活的人数已经不可小觑。这个数字还只是鸦片战争之后,佛山工商业走向萧条的情况下的数字,若在鼎盛时期,恐怕会更让人刮目相看。

明清时代的佛山,农业、手工业蓬勃发展,鼎盛时期,工商业行会大小有三百多个,手工业行会大小有三百多个,且分工明确而细致,生产生活所需无所不包,大的如冶炼、纺织、陶瓷,小至头绳、针、线、钮、手工业工场遍布佛山大街小巷。经济繁荣,才能满足民众的娱乐需求,带动民俗活动兴旺。反过来,民俗活动的兴旺,又能促进经济的繁荣。

一个社会的繁荣,离不开各行各业共同建立一个良好的生态,并在整体上有利于促进民生,正因为明白这样一种关系,所以《佛山忠义乡志》才有底气对那种认为“铺张其事”的迂见进行反驳。这种反驳也证明了在工商业发达的古镇佛山,主流社会能够充分尊重工商业的价值。

文丨佛山日报记者 唐燕

编辑丨钟静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