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广总督吴荣光藏书揭秘

2018-02-25 09:34  

原标题:湖广总督吴荣光藏书揭秘


《吴荣光书经》第二页表明作者创作意图为赈灾行善。

吴荣光画像

佛山市图书馆文献馆藏《吴荣光书经》,属于稀见之本。

吴荣光是晚清佛山籍封疆大吏,1773年出生于佛山观音堂田心里大树堂,嘉庆四年(1799)进士,道光中任湖南巡抚兼湖广总督。吴荣光一生宦海沉浮40多年,先后在陕西、福建、浙江、湖北,贵州、湖南等地任职。1840年,68岁的吴荣光致仕回佛山。吴荣光毕生喜爱收藏鉴赏文物字画,他用俸禄购置了数十箱碑帖、几万册图书,运回佛山的书箱竟有40多箱之巨,收藏在赐书楼大树堂。吴荣光藏书及著作是佛山图书馆古籍中的重要文献,是这位封疆大吏留给后人的珍贵文化遗产。新春期间,记者走进佛山市图书馆地方文献馆一探究竟,古籍研究专家为记者推荐了吴荣光的著作《吴荣光书经》,并粗略讲解了吴荣光的丰富藏书。

捐饷

积善有征

笃心自守

佛山市图书馆地方文献馆收藏的《吴荣光书经》封面为褐色。《吴荣光书经》似乎经过后世的重新编排。据古籍研究专家刘淑萍介绍,本书属于稀见之本,目前仅存于佛山市图书馆古籍室,从广东省图书馆到国家图书馆等暂不见第二本。翻开书籍,记者看到吴荣光在扉页中注明写作时间是“道光三年六月十九日”(1823年7月28日)。

吴荣光1843年去世,享年70岁。但是《吴荣光书经》第二页有段话说,因光绪三十四年五月多地发生水灾,因此抄写经书并发售影印本,以绵薄之力赈灾。光绪三十四年(1908),其时吴荣光已经去世65年。该书封面标注的时间是“辛巳年冬月”,近代的辛巳年分别是1881年、1941年,由此基本肯定,《吴荣光书经》是1941年冬天由一个名叫何文的人对吴荣光的遗作进行重新编排,装订成册,命名为《吴荣光书经》。

佛山市禅城区博物馆馆藏部主任韩健从事吴荣光研究多年,他告诉记者,印书赈灾等善举是古代文人崇尚的价值观,在吴荣光的诗文留存中多处可见这种善举,例如为应对灾难捐出自己的俸禄,即“捐饷”。

广东省博物馆也收藏吴荣光于道光丙戌年(1826)四月所写的行书轴,其上的内容为“积善有征,受德之佑,笃心自守,与道合符”,行书轴也反映了吴荣光对慈善的观点:虽然为善如远行一样不易,但是他选择坚守自己内心的行善价值观,并相信这是有利于养德,也符合天地之大道。

值得一提的是,《吴荣光书经》中的书法字体别具一格,佛山书画家曾永滔认为,吴荣光书经字体端庄,富有金石味,足见其书法功底。

在广东省博物馆研究员朱万章看来,吴荣光的书法值得称道,由于吴荣光家中富藏金石书画,师古人又师今人,再加上他的天资,因而形成了独特书法风格,在岭南书法史上与黎简、宋湘、冯敏昌并称,是乾嘉时期广东著名的书法家之一。吴荣光完整、独立的书法作品存世不少,主要集中于北京故宫博物院、广东省博物馆、浙江省图书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重庆市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深圳市博物馆、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浙江省瑞安县文物馆等文博单位及私人藏家中,值得后人研究。

修史

重修《佛山忠义乡志》

吴荣光的成长,离不开故土的滋养。

乾隆三十八年(1773),吴荣光出生于广东南海县佛山观音堂田心里大树堂(今佛山市禅城区人民路田心里一带)的盐商之家,家境殷实,幼时就受到良好的教育。据他的回忆文章《吴荷屋自订年谱》可知,乾隆四十五年(1780),即吴荣光8岁时,由父母教授《千字文》及“四书五经”,随后拜师六伯鸿运,后来又师从八叔父清运,并在“西园”家塾学习,老师是陈墉伴和黄永等。吴荣光天资聪颖,从小受到良好教育,为其后来的政治、学术、书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嘉庆四年(1799),吴荣光中进士。历任武英殿修编、江南道御史、陕西巡抚、湖南巡抚、湖广总督等职位,曾因天津漕务失察被革职,此后又捐官再入仕,道光二十年(1840)以年力不支致仕回佛山。

吴荣光为官期间多有政绩,且办学教人贡献突出,重视人才的培养及任用,对年轻有才之人多以提携。道光十一年(1831),身为湖南巡抚的吴荣光创办湘水校经堂,以研习汉学为主,重朱熹、张栻理学传统,兼各学派之观点,期以培养经世致用之人才。曾在此读书的著名学者有郭嵩焘、左宗棠等,当时可谓人才辈出、盛极一时。

虽然吴荣光人生大部分时间都远离故土,但是家乡南海县佛山堡对他的滋养从未间断。道光甲午(1834)七月十日,62岁的吴荣光在湖南官署再次阅玩早年购藏的宋胡舜臣蔡京《送郝元明使秦书画合卷》,藏品得于佛山,带着友人的墨迹,随着他辗转了大半生,令他感慨万千:“此卷以乾隆甲寅(1794)二月得于佛山,嘉庆间携至京师,遂有刘文清相公及翁阁学、钱少宰、张太守题跋,迄今四十年,实为余收书画之始,云烟过眼,尚得久留,欣幸记之。”

而作为官员型文人,吴荣光也身体力行反哺故土。道光八年(1828)春,吴荣光辞官归家闲居,承担了《佛山忠义乡志》 主修任务。他推举冼沂为总纂,组织了一班人,历经三年,于道光十年(1830)重修《佛山忠义乡志》。

据悉,《佛山忠义乡志》历史上曾修过四次,分别是康熙志、乾隆志、道光志,以及民国志。2017年,由佛山市图书馆历经4年多整理、加注的《(民国)佛山忠义乡志》付梓,与读者见面,佛山市图书馆馆长屈义华感慨,《佛山忠义乡志》是了解佛山的第一把钥匙,包括吴荣光等先人以及今人不断完善历史图籍,弘扬了地方历史文化。

著书

鉴赏心得

成后世范本

除了修史,吴荣光在金石、书画鉴藏方面也给后代留下了不少精神财富。

吴荣光著书颇为丰富,包括《历代名人年谱》《筠清馆金石录》《筠清馆帖》《辛丑销夏记》《帖镜》《石云山人文集》《绿枷楠馆录》《吾学录》等。他的“筠清馆”除藏有鼎彝古物和宋明书画碑帖外,《史记》《汉书》《陈后山集》《苏诗》皆为宋刻珍本;他曾将家藏的法帖镌刻上石,成《筠清馆法帖》,在岭南丛帖中地位显赫;他还将自己收藏的书法名画编为《辛丑销夏记》,记录鉴定心得,成为后世鉴定书画之范本。

吴荣光研究学者卢静发现,吴荣光的书画收藏基本取向于宋元名家作品和明初吴门四家,其藏品跨度所强调的收藏风格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清代中期文人精英的整体收藏趣味和偏好。

学者周利锋认为,吴荣光在家乡广东活动时间虽然不长,但是对广东书画圈影响却较大。作为著名的鉴藏家、书画家,吴荣光与粤人叶梦龙、潘正炜、潘仕成、谢兰生等人形成了一个书画学习、收藏、鉴赏和刊刻的群体。吴荣光作为这个群体的核心人物,对这个圈子乃至当时整个广东书画界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吴荣光以丰富的鉴藏经验给叶梦龙、潘正炜、潘仕成等人的法帖刊刻提供了技术支持;吴荣光的藏品给谢兰生、蒋莲、张维屏等书画家提供了学习的机会,甚至还拓宽了后来的“岭南画派”的高剑父等书画家的视野。

藏书

两万册散尽天涯

韩健发现,吴荣光的书名和鉴赏能力早已为书画界所熟知,但其藏书之丰却鲜有人提,韩健翻阅《赐书楼记》等文史资料寻找吴荣光的“藏书史”。

吴荣光自27岁进京入翰林院到46岁赴陕西为官,20年间藏书达八千册。其后他因出京为官,携书不便,又将常见书籍分送好友,图书藏有量又随之减少。但对于爱书人来说,数量的减少只会激发他购书的欲望。在此后的岁月中,宦途顺遂的吴荣光在闲暇之时便访碑寻书,期间虽将二千余册图书赠予福州凤池书院,但藏书的增长趋势已与他的官位成了正比。到53岁时,吴荣光的藏书量已达两万册。为保存这些图书,他特在佛山故宅旁购地建楼,并因藏书中有皇帝所赐而命名“赐书楼”。

吴荣光在当年建楼藏书时,或许想着他的子孙会在这些图书的熏陶下延续自己读书入仕的道路,但不想,随着他的去世,他的家族与清朝的国运一样,开始走向没落。到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吴荣光的故宅大树堂(当然包括赐书楼)已被子孙拆卸卖光,而他的书画图书除部分被其侄孙吴荃选购得外,大部分散失殆尽。值得庆幸的是,佛山图书馆收藏了部分吴荣光的藏书,为研究这位清朝的封疆大吏提供了重要的原始资料。

文图 | 佛山日报记者黄鹤婷

见习编辑 | 郭瑜芬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