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象山到慈悲宫

2017-12-20 10:55  

原标题:从象山到慈悲宫

但凡一地,枕一江就已不凡,偏还九江?!九江人,喜欢在遍地龙母庙的河涌旁供上三颗青绿绿的龙头,看看,喜欢自己的地,真到骨子里去了。这回,我偏偏要去九江访山,相信依山傍水之地,才是至好的去处。

九江,真有山,还是名山;山确是不大的,却有龙一般的影响。大岗即为其一,全镇最高地,不足50米;另有象岗等小丘,匍匐相对,郁郁葱葱,为基水地广布的河网水道和桑基鱼塘做些难得的点缀。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象山即为其一。据清代《九江儒林乡志》载,象山麓有一正觉寺,建于明朝,初建六祖台,后增建祀观音及文昌、武帝诸神宫。清同治十年(1871年)改僧舍,辟亭台,名象山别墅,成为文人雅会之处。朱实莲、黄应秀、陈子壮等人曾在此结象山诗社,吟咏唱酬,名扬百里。民国初年,乡侨捐资重修,成为老人疗养之所。抗战时期,改为后方医院。如今,正觉寺所在的山岭杂树丛生,历史的尘埃淹没了旺盛的香火,正觉寺的残垣片瓦,难觅半点遗迹。

故八方宾客为山而来的,大凡不为此山。走佛开高速或广湛公路下来,等到临了九曲涌之东的奇山,对着名刹遗址,不禁肃然起敬了。其实,小小奇山,全因庆云下院而出奇。据说,作为岭南道场一绝西岸茶山庆云洞的分支,那庆云下院于民国四年(1915年)在奇山建成。它发扬人道精神,弘扬济困传统,帮助社会上不幸的个人和困难群体,在紧急救援、扶贫济困、安老助孤、医疗救助、助学支教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日军侵华时,庆云下院一度被毁。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重修。1958年,庆云下院拨归九江中学作学生宿舍。而今,奇山古刹业已消失,庆云下院唯见一亭,春去秋来,将慈善之风德薪火相传。

追念前贤,可知九江儒风之流长。等去了烟桥兰桂坊、江滨吴家大院看了,佩服不已。一路不停地细细揣摩,七弯八拐,来到了慈悲宫前。看着森森的古牌坊,勾下腰来,虔诚得有些诚惶诚恐。

所谓的慈悲宫,就是一观音堂呢。堂很小,但名气够大,每年正月廿五,海内外信众数十万人会聚九江,走探花桥,拜观音堂,祈求菩萨开库放银。有些疑惑这观音变财神的习俗,却不敢质疑,也一同拜了。遥想每年正月廿五日,以区区五亩弹丸之堂域,容纳海内外的十多万善信来此祈财借钱,此乃奇观也;此为盛大实景,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灯火通明,香缭烟绕,热闹非凡。此番民俗,九江人称为“观音开库”。年年岁岁,每逢开库吉日前后,政府关注,警察呼吁,铁马把道,媒体对焦,大慈大悲的观音在南国成了狂撒钞票、广济天下的财神菩萨。

好奇心切,于另一日冒雨再来,举目观之,发现名气盛大的观音堂逼仄于现代化的城市之下,更似城中的一座微小的人造景观。院内浅浅,方方正正,一览无余;树木新植,砖瓦新铺,梁楣装饰得漆亮闪闪,亮丽的观音堂和其他神宫联排而立,对着黑亮的焚香亭和化宝炉,似乎在宣述这座古老的庙宇,正迎来一个崭新明亮的纪元。出门欲去,天已晴了,一眼看到横额上“善应诸方”的熠熠金字,我一下悟到了这城中慈悲宫的独特神韵和价值所在。

来源|佛山日报

文|黎尊乾

编辑|何欣鸿


相关阅读